摩臣登陆

向祖国最可爱的人致敬。新疆边防官兵零下30℃闯冰破雪巡边关

(记者 李川 通信员 陆毅 肖国涛)初冬,素有“第二寒极”之称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阿勒泰地域曾经历经数场风雪的洗礼,冰封雪裹、呵气成霜,气温骤降至零下30摄氏度。

位于阿尔泰山深处,额尔齐斯河上游主流卓尔特河河谷内的新疆军区红山嘴边防连营房,孤零零的伫立在万顷雪山中,犹如一座“雪海孤岛”。

“徐晨元,起床了!”清晨,天还蒙蒙亮,红山嘴边防连连长哈志麦悄然走进班排,唤醒预定加入执勤使命的六名官兵,起床拾掇物资器材。今天,他们将跟从团政委余鹏,前去防区中蒙27号界标巡查勘测。

此时,连队车库里的灯也亮了起来,上士驾驶员冯永强当真查抄着全地形巡查车,并提前策动预热。“冬季出车巡查,必然要提前预热车辆。”冯永强告诉笔者,驻地冬季气温寒冷,若是不提前预热车辆,巡查出发的时候很难打着火,不但耽搁执勤使命,还容易磨损策动安装,影响车辆寿命。

“这些年连队冬季巡查,端赖这辆全地形!”路上,冯永强一边熟练的操作标的目的盘,一边告诉笔者,官兵此刻乘坐的全地形巡查车,是上级特地为边防部队在复杂地形施行巡查使命研发的,动力足、不变性强、平安系数高,不但能破冰除雪,翻越5米高的雪丘,还能在冰河、山坡等复杂地形如履平地,官兵以前骑马无法达到的边境区,它都能轻松达到,是连队冬季巡查执勤必不成缺的“座驾”。

一路上,全地形巡查车稳稳前进。进入九里风口后,气温越来越低,残虐的北风吹起的雪花,把车窗遮得结结实实,雨刷器被冰雪牢牢粘在了玻璃上。冯永强只能凭感受一点一点动弹标的目的盘,全地形巡查车在雪地里慢慢向前爬动。

“小心!”俄然,巡查车猛地翻向右侧,右边的履带间接悬到了空中,车里的官兵被摔得四仰八叉,心一会儿提到了嗓子眼,余鹏和冯永强赶紧下车查看环境。

“幸亏是陷到了左边的沟里,如果方向了左侧……!”看着陷到右侧山沟里的巡查车,再回头看看路右边的万丈深渊,余鹏长浩叹了一口吻。

简枯燥整后,官兵们赶紧下车铲雪,余鹏也跟着一头扎进车头底,用手扒拉着履带四周的积雪。若是官兵不引见,谁都无法想象这个静心在车底刨雪的竟然是边防团政委。自客岁11月上任后,他不断心系边防,走遍了团防区的每一个边防哨所。红山嘴开山至今仅仅5个月,他就上山看望了7次,行程多达4000余公里,官兵们都说他恨不得把家何在边防地上。

因为全地形巡查车车体重,失重后整个右侧的履带都陷入了深沟,官兵整整挖了半个多小时,才将它“解救”出来。再次登上车,官兵们面罩上、眼睫毛上都沾满了雪粒子,全身上下被汗水渗透,难受得不想动弹。

“这都不算啥!”为了缓解氛围,中士王财给大师讲起了连队封山期发生的趣事,“有一年,我跟队出去暗藏,刚走到一片林子里,就看到5头正在寻食的狼,吓得我撒腿就要跑,成果被我班长一把拉住,窝进了草丛里。其时我认为班长要拉着我一路喂狼呢,后来才晓得,见了狼不克不及跑,越跑它就越追你!”

王财的故事让本来有些气馁的官兵哈哈大笑起来,紧接着,连长哈志麦又给大师讲起了直升机送物资的故事……

“糟了!”合理官兵们聊得起劲时,全地形巡查车俄然趴窝了,冯永强赶紧下车检修。

“冰渣子堵住了油管,导致车供不上油了!”找到问题后,冯永强立马爬进车底,清理掉油管里的冰渣子,用嘴不断的往管道里吹气,有时油不小心滴进了嘴里,随手抓一把雪漱口。纷歧会儿,全地形巡查车就从头发出“隆隆”的轰鸣声,奔驰在茫茫雪海。

穿过两座雪山,行驶了近3个小时后,全地形巡查车来到一条1米多深的河滨。“大师坐稳了!”话音刚落,冯永强一脚油门给到底,巡查车“隆”的一声冲向河中,压碎河面的冰层,在河中摆布扭捏,冯永强两手紧紧抓着标的目的盘,来回操作,很快就冲上了对岸。

此时,中蒙27号界标就在面前的一座小山坡顶上,不断的发出闪光,向官兵们“打招待”!

“我数1、2、3……看谁先冲上界标,谁就是今天的执勤标兵!”跟着余鹏一声大呼,官兵们纷纷冲向山顶上的界标。落日下,一个个身影被拉得硕长,反照在纯洁的雪地里,仿佛成了这万顷雪海中的一道靓丽风光……

将来网北京11月20日电(记者 刘文静 通信员 王荣琳 陆毅 肖国涛)11月,新疆阿勒泰地域已是白雪皑皑,额尔齐斯河上游主流卓尔特河的河谷内,全国闻名的“雪山孤岛”红山嘴边防哨所迎来了一年之中最冷的季候。

红山嘴边防哨所为什么被叫做“雪山孤岛”?本来,这里位于阿尔泰山深山之中,人迹罕至、情况邪恶,一到冬季,大雪封山,积雪达一两米深,交通完全阻断。春、夏、秋三季常常与兵士们擦肩而过,当冬季到临,连续8个多月就被“关”在这雪海之中。

现在立冬已近半月,全国各地的气温很少有降至零下,可是这里的气温曾经到了零下30度摆布。

“徐晨元,起床了!”清晨,天还蒙蒙亮,红山嘴边防连连长哈志麦悄然走进班排,唤醒预定加入执勤使命的六名官兵,起床拾掇物资器材。今天,他们将跟从团政委余鹏,前去防区中蒙27号界标巡查勘测。

此时,连队车库里的灯也亮了起来,上士驾驶员冯永强当真查抄着全地形巡查车,并提前策动预热。“冬季出车巡查,必然要提前预热车辆。”冯永强说,冬季气温低,若是不提前预热车辆,巡查出发的时候很难打着火,不但耽搁执勤使命,还容易磨损策动安装,影响车辆寿命。

一路上,巡查车稳稳前进。进入九里风口后,气温越来越低,残虐的北风吹起的雪花,把车窗遮得结结实实,雨刷器早就冻得寸步难移。冯永强只能凭感受一点一点动弹标的目的盘,全地形巡查车在雪地里慢慢向前爬动。

“小心!”俄然,巡查车猛地翻向右侧,右边的履带间接悬到了空中,车里的官兵被摔得四仰八叉,心一会儿提到了嗓子眼,余鹏和冯永强赶紧下车查看环境。

“幸亏是陷到了左边的沟里,如果方向了左侧……!”看着陷到右侧山沟里的巡查车,再回头看看路右边的万丈深渊,余鹏长浩叹了一口吻。

简枯燥整后,官兵们赶紧下车铲雪,余鹏也跟着一头扎进车头底,用手扒拉着履带四周的积雪。若是官兵不引见,谁都无法想象这个静心在车底刨雪的竟然是边防团政委。自客岁11月上任后,他不断心系边防,走遍了团防区的每一个边防哨所。红山嘴开山至今仅仅5个月,他就上山看望了7次,行程多达4000余公里,官兵们都说他恨不得把家何在边防地上。

因为巡查车车体重,失重后整个右侧的履带都陷入了深沟,官兵整整挖了半个多小时,才将它“解救”出来。再次登上车,官兵们面罩上、眼睫毛上都沾满了雪粒子,全身上下被汗水湿透,难受得不想动弹。

“这都不算啥!”为了缓解氛围,中士王财给大师讲起了连队封山期发生的趣事,“有一年,我跟队出去暗藏,刚走到一片林子里,就看到5头正在寻食的狼,吓得我撒腿就要跑,成果被我班长一把拉住,窝进了草丛里。其时我认为班长要拉着我一路喂狼呢,后来才晓得,见了狼不克不及跑,越跑它就越追你!”

王财的故事让本来有些气馁的官兵哈哈大笑起来,紧接着,连长哈志麦又给大师讲起了直升机送物资的故事……

“糟了!”合理官兵们聊得起劲时,全地形巡查车俄然趴窝了,冯永强赶紧下车检修。

“冰渣子堵住了油管,导致车供不上油了!”找到问题后,冯永强立马爬进车底,清理掉油管里的冰渣子,用嘴不断的往管道里吹气,有时油不小心进了嘴里,随手抓一把雪漱口。纷歧会儿,全地形巡查车就从头发出“隆隆”的轰鸣声,奔驰在茫茫雪海。

穿过两座雪山,行驶了近3个小时后,全地形巡查车来到一条1米多深的河滨。“大师坐稳了!”话音刚落,冯永强一脚油门给到底,巡查车“隆”的一声冲向河中,压碎河面的冰层,在河中摆布扭捏,冯永强两手紧紧抓着标的目的盘,来回操作,很快就冲上了对岸。

此时,中蒙27号界标就面前的一座小山坡顶上,不断地发出闪光,向官兵们“打招待”。

“我数1、2、3……看谁先冲上界标,谁就是今天的执勤标兵!”跟着余鹏一声大呼,官兵们纷纷冲向山顶上的界标。

穿冰河、过草地、趟雪地……如许的巡查在别人看来十分艰难困苦,但对官兵们来说,这是他们早已习惯的使命。即即是零下30℃也不惧寒冷,他们一直苦守在祖国的边防地上。

中新网乌鲁木齐1月12日电(杨云龙 罗易辉)1月11日,新疆阿勒泰军分区红山嘴边防连官兵踏着膝盖深的积雪在边防地上巡查。在大雪封山长达八个月期间,这里的陆路交通完全中缀,连队官兵吃、住、穿、行全得靠本人,但他们仍然默默苦守在工作岗亭上,夜以继日地保卫在祖国的西北边陲,用芳华和汗水注释着对祖国的无限忠实。(完)

1月11日,新疆阿勒泰军分区红山嘴边防连官兵踏着膝盖深的积雪巡查在边防地上。该连大雪封山长达八个月之久。封山期间,陆路交通完全中缀。连队官兵吃、住、穿、行端赖本人独立完成。杨云龙摄

Comment here

摩臣登陆

向祖国最可爱的人致敬。新疆边防官兵零下30℃闯冰破雪巡边关

(记者 李川 通信员 陆毅 肖国涛)初冬,素有“第二寒极”之称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阿勒泰地域曾经历经数场风雪的洗礼,冰封雪裹、呵气成霜,气温骤降至零下30摄氏度。

位于阿尔泰山深处,额尔齐斯河上游主流卓尔特河河谷内的新疆军区红山嘴边防连营房,孤零零的伫立在万顷雪山中,犹如一座“雪海孤岛”。

“徐晨元,起床了!”清晨,天还蒙蒙亮,红山嘴边防连连长哈志麦悄然走进班排,唤醒预定加入执勤使命的六名官兵,起床拾掇物资器材。今天,他们将跟从团政委余鹏,前去防区中蒙27号界标巡查勘测。

此时,连队车库里的灯也亮了起来,上士驾驶员冯永强当真查抄着全地形巡查车,并提前策动预热。“冬季出车巡查,必然要提前预热车辆。”冯永强告诉笔者,驻地冬季气温寒冷,若是不提前预热车辆,巡查出发的时候很难打着火,不但耽搁执勤使命,还容易磨损策动安装,影响车辆寿命。

“这些年连队冬季巡查,端赖这辆全地形!”路上,冯永强一边熟练的操作标的目的盘,一边告诉笔者,官兵此刻乘坐的全地形巡查车,是上级特地为边防部队在复杂地形施行巡查使命研发的,动力足、不变性强、平安系数高,不但能破冰除雪,翻越5米高的雪丘,还能在冰河、山坡等复杂地形如履平地,官兵以前骑马无法达到的边境区,它都能轻松达到,是连队冬季巡查执勤必不成缺的“座驾”。

一路上,全地形巡查车稳稳前进。进入九里风口后,气温越来越低,残虐的北风吹起的雪花,把车窗遮得结结实实,雨刷器被冰雪牢牢粘在了玻璃上。冯永强只能凭感受一点一点动弹标的目的盘,全地形巡查车在雪地里慢慢向前爬动。

“小心!”俄然,巡查车猛地翻向右侧,右边的履带间接悬到了空中,车里的官兵被摔得四仰八叉,心一会儿提到了嗓子眼,余鹏和冯永强赶紧下车查看环境。

“幸亏是陷到了左边的沟里,如果方向了左侧……!”看着陷到右侧山沟里的巡查车,再回头看看路右边的万丈深渊,余鹏长浩叹了一口吻。

简枯燥整后,官兵们赶紧下车铲雪,余鹏也跟着一头扎进车头底,用手扒拉着履带四周的积雪。若是官兵不引见,谁都无法想象这个静心在车底刨雪的竟然是边防团政委。自客岁11月上任后,他不断心系边防,走遍了团防区的每一个边防哨所。红山嘴开山至今仅仅5个月,他就上山看望了7次,行程多达4000余公里,官兵们都说他恨不得把家何在边防地上。

因为全地形巡查车车体重,失重后整个右侧的履带都陷入了深沟,官兵整整挖了半个多小时,才将它“解救”出来。再次登上车,官兵们面罩上、眼睫毛上都沾满了雪粒子,全身上下被汗水渗透,难受得不想动弹。

“这都不算啥!”为了缓解氛围,中士王财给大师讲起了连队封山期发生的趣事,“有一年,我跟队出去暗藏,刚走到一片林子里,就看到5头正在寻食的狼,吓得我撒腿就要跑,成果被我班长一把拉住,窝进了草丛里。其时我认为班长要拉着我一路喂狼呢,后来才晓得,见了狼不克不及跑,越跑它就越追你!”

王财的故事让本来有些气馁的官兵哈哈大笑起来,紧接着,连长哈志麦又给大师讲起了直升机送物资的故事……

“糟了!”合理官兵们聊得起劲时,全地形巡查车俄然趴窝了,冯永强赶紧下车检修。

“冰渣子堵住了油管,导致车供不上油了!”找到问题后,冯永强立马爬进车底,清理掉油管里的冰渣子,用嘴不断的往管道里吹气,有时油不小心滴进了嘴里,随手抓一把雪漱口。纷歧会儿,全地形巡查车就从头发出“隆隆”的轰鸣声,奔驰在茫茫雪海。

穿过两座雪山,行驶了近3个小时后,全地形巡查车来到一条1米多深的河滨。“大师坐稳了!”话音刚落,冯永强一脚油门给到底,巡查车“隆”的一声冲向河中,压碎河面的冰层,在河中摆布扭捏,冯永强两手紧紧抓着标的目的盘,来回操作,很快就冲上了对岸。

此时,中蒙27号界标就在面前的一座小山坡顶上,不断的发出闪光,向官兵们“打招待”!

“我数1、2、3……看谁先冲上界标,谁就是今天的执勤标兵!”跟着余鹏一声大呼,官兵们纷纷冲向山顶上的界标。落日下,一个个身影被拉得硕长,反照在纯洁的雪地里,仿佛成了这万顷雪海中的一道靓丽风光……

将来网北京11月20日电(记者 刘文静 通信员 王荣琳 陆毅 肖国涛)11月,新疆阿勒泰地域已是白雪皑皑,额尔齐斯河上游主流卓尔特河的河谷内,全国闻名的“雪山孤岛”红山嘴边防哨所迎来了一年之中最冷的季候。

红山嘴边防哨所为什么被叫做“雪山孤岛”?本来,这里位于阿尔泰山深山之中,人迹罕至、情况邪恶,一到冬季,大雪封山,积雪达一两米深,交通完全阻断。春、夏、秋三季常常与兵士们擦肩而过,当冬季到临,连续8个多月就被“关”在这雪海之中。

现在立冬已近半月,全国各地的气温很少有降至零下,可是这里的气温曾经到了零下30度摆布。

“徐晨元,起床了!”清晨,天还蒙蒙亮,红山嘴边防连连长哈志麦悄然走进班排,唤醒预定加入执勤使命的六名官兵,起床拾掇物资器材。今天,他们将跟从团政委余鹏,前去防区中蒙27号界标巡查勘测。

此时,连队车库里的灯也亮了起来,上士驾驶员冯永强当真查抄着全地形巡查车,并提前策动预热。“冬季出车巡查,必然要提前预热车辆。”冯永强说,冬季气温低,若是不提前预热车辆,巡查出发的时候很难打着火,不但耽搁执勤使命,还容易磨损策动安装,影响车辆寿命。

一路上,巡查车稳稳前进。进入九里风口后,气温越来越低,残虐的北风吹起的雪花,把车窗遮得结结实实,雨刷器早就冻得寸步难移。冯永强只能凭感受一点一点动弹标的目的盘,全地形巡查车在雪地里慢慢向前爬动。

“小心!”俄然,巡查车猛地翻向右侧,右边的履带间接悬到了空中,车里的官兵被摔得四仰八叉,心一会儿提到了嗓子眼,余鹏和冯永强赶紧下车查看环境。

“幸亏是陷到了左边的沟里,如果方向了左侧……!”看着陷到右侧山沟里的巡查车,再回头看看路右边的万丈深渊,余鹏长浩叹了一口吻。

简枯燥整后,官兵们赶紧下车铲雪,余鹏也跟着一头扎进车头底,用手扒拉着履带四周的积雪。若是官兵不引见,谁都无法想象这个静心在车底刨雪的竟然是边防团政委。自客岁11月上任后,他不断心系边防,走遍了团防区的每一个边防哨所。红山嘴开山至今仅仅5个月,他就上山看望了7次,行程多达4000余公里,官兵们都说他恨不得把家何在边防地上。

因为巡查车车体重,失重后整个右侧的履带都陷入了深沟,官兵整整挖了半个多小时,才将它“解救”出来。再次登上车,官兵们面罩上、眼睫毛上都沾满了雪粒子,全身上下被汗水湿透,难受得不想动弹。

“这都不算啥!”为了缓解氛围,中士王财给大师讲起了连队封山期发生的趣事,“有一年,我跟队出去暗藏,刚走到一片林子里,就看到5头正在寻食的狼,吓得我撒腿就要跑,成果被我班长一把拉住,窝进了草丛里。其时我认为班长要拉着我一路喂狼呢,后来才晓得,见了狼不克不及跑,越跑它就越追你!”

王财的故事让本来有些气馁的官兵哈哈大笑起来,紧接着,连长哈志麦又给大师讲起了直升机送物资的故事……

“糟了!”合理官兵们聊得起劲时,全地形巡查车俄然趴窝了,冯永强赶紧下车检修。

“冰渣子堵住了油管,导致车供不上油了!”找到问题后,冯永强立马爬进车底,清理掉油管里的冰渣子,用嘴不断的往管道里吹气,有时油不小心进了嘴里,随手抓一把雪漱口。纷歧会儿,全地形巡查车就从头发出“隆隆”的轰鸣声,奔驰在茫茫雪海。

穿过两座雪山,行驶了近3个小时后,全地形巡查车来到一条1米多深的河滨。“大师坐稳了!”话音刚落,冯永强一脚油门给到底,巡查车“隆”的一声冲向河中,压碎河面的冰层,在河中摆布扭捏,冯永强两手紧紧抓着标的目的盘,来回操作,很快就冲上了对岸。

此时,中蒙27号界标就面前的一座小山坡顶上,不断地发出闪光,向官兵们“打招待”。

“我数1、2、3……看谁先冲上界标,谁就是今天的执勤标兵!”跟着余鹏一声大呼,官兵们纷纷冲向山顶上的界标。

穿冰河、过草地、趟雪地……如许的巡查在别人看来十分艰难困苦,但对官兵们来说,这是他们早已习惯的使命。即即是零下30℃也不惧寒冷,他们一直苦守在祖国的边防地上。

中新网乌鲁木齐1月12日电(杨云龙 罗易辉)1月11日,新疆阿勒泰军分区红山嘴边防连官兵踏着膝盖深的积雪在边防地上巡查。在大雪封山长达八个月期间,这里的陆路交通完全中缀,连队官兵吃、住、穿、行全得靠本人,但他们仍然默默苦守在工作岗亭上,夜以继日地保卫在祖国的西北边陲,用芳华和汗水注释着对祖国的无限忠实。(完)

1月11日,新疆阿勒泰军分区红山嘴边防连官兵踏着膝盖深的积雪巡查在边防地上。该连大雪封山长达八个月之久。封山期间,陆路交通完全中缀。连队官兵吃、住、穿、行端赖本人独立完成。杨云龙摄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