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台资讯热点聚焦

摩臣2代理伯南克和《行动的勇气》

摩臣2代理伯南克和《行动的勇气》
本•伯南克(Ben S. Bernanke),前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2009年《时代》杂志 “年度风云人物”,连续三年入选福布斯全球人物权势榜前十(2011~2013年),执掌美联储8年,成功带领美国度过大萧条以来最恶劣的经济危机。
2002年被美国总统小布什任命为美联储理事。2005年6月,担任美国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10月被任命为下任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伯南克是知名的宏观经济学家,主要研究兴趣是货币政策和宏观经济史。他是美国艺术与科学学院院士和计量经济学会会士。曾编著《宏观经济学原理》、《微观经济学原理》等教材。 2014年2月,伯南克加盟布鲁金斯学会,参与经济研究项目,重点关注经济复苏政策。
《行动的勇气:金融危机及其余波回忆录》,全面阐释伯南克直面风险与拯救危局的金融哲学,是对经济危机救赎内幕前所未有的披露,以及他对金融政策的深入思考和现实考量。《行动的勇气》记录和阐释了大萧条以来最糟糕的金融危机和经济衰退,并以内部人士的视角回顾了华盛顿的应对政策,全面翔实地披露了决策过程的细节,栩栩如生地刻画了主要人物的个人形象,同时也梳理了伯南克在专业背景下对金融政策和工具的思考与反思。本期“私塾”栏目将为大家带来伯南克的著作推荐。
编辑:星空
关于与市场沟通
伯南克有意识地采取民主方法去领导FOMC,希望公众明白,美联储作出重要的政策选择时,各种各样的观点和视角都被纳入了考虑范围。尽管会有人抱怨,FOMC所有成员公开表达不同意见,有时候会制造杂音,但伯南克认为,这是非常有用。不过,伯南克也深知,有时候美联储需要发出果断的、明确的信息——比如在08金融危机中,由于经济前景和货币政策存在高度不确定性,美联储需要向市场传递果断的、明确的信息。
比如,2008年11月市场对经济前景和货币政策存在高度的不确定性时,11月底,伯南克利用11月29日在夏洛特的一次演讲中为市场提供了指导意见。根据预先安排,在之前一天,科恩在纽约发表演讲,也为市场提供一点指导意见。美联储的指导意见是:金融压力已经严重削弱了经济前景,美联储准备作出回应。科恩还回答了美联储的批评者剔除的观点,即美联储的降息救助了华尔街的公司和大银行,使他们免于承受错误判断造成的后果。科恩回答说:“我们不应该为了教训一小部分人而绑架了整个经济”。伯南克在演讲中承认了过去一个月内,金融市场再次出现的动荡已经对经济前景造成了重大影响,我们将“充分考虑”未来的经济数据和当前的金融动态。股市是衡量政策信息是否得到理解的不错的指标,从科恩发表演讲的前一天到伯南克发表演讲后的一天,道指涨了400多点。
通胀目标制
伯南克在学术界时,重点研究了“通胀目标制”这个货币政策框架,他认为宣布一个通胀目标会给政策制定者“灌输”纪律和责任,并使其与公众频繁沟通(这些沟通既可以是前瞻性的,也可以是回顾性的),有利于增强公众对货币政策的信心,也有利于公众评估中央银行货币政策的实际效果。
2002年加入美联储之后,伯南克继续支持将通货膨胀目标制作为美联储的一个政策框架,旨在提高美联储的透明度(尽管他的前任格林斯潘始终不信任这个框架)。伯南克曾表示“通胀目标制的怀疑者认为通胀目标制没有完全顾及美联储的双重使命,似乎忽略了一个(充分就业)来满足另一个(物价问题)。然而,通胀目标制的内涵并不仅仅局限于控制通胀。通胀目标一旦确定下来,时间跨度往往是好几年,只要在这几年结束之际满足这个目标即可。因此,在这几年里,美联储仍然有较大的灵活性和自主空间去不失时机地调整货币政策,应对失业率攀升的问题。”事实上,如果美联储设定一个通胀目标,并且市场与公众认为这个目标是可信的,那么美联储在经济下行的过程中享有的自主空间反而更大——假如市场与公众相信美联储会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采取一切必要的措施去实现既定的通胀目标,那么那些有能力决定工资水平与物价水平的人的要求就会保持缓和,这将有助于工资与物价的稳定性,从而使得央行能够大胆地采取有力措施应对通胀。
实行通胀目标制的国家和央行不但预先公布明确的通胀目标或目标区间,而且还定期向政府和公众解释当前的通胀状况和应对措施。在2003年的大环境中,由于联邦基金利率已经低到接近零的地步,按照传统方式进一步削减联邦利率的空间已经几乎不存在,而长期利率不受美联储直接控制,因此向市场参与者沟通,使他们在制定长期利率的过程中相信美联储直接控制的短期利率将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继续维持低位,从而使长期利率走低。在这个基础上,伯南克提出,如果美联储将通胀目标设定为某一个数值,公众预期就会认为实际通胀率将低于这个数值。在这种情况下,投资者将会猜测美联储为了实现这个通胀目标,必然会将短期利率维持很长一段时间。由此引发的一个结果就是,长期利率必然会走低,从而刺激市场需求,推动实际通胀率走向美联储的既定目标。反过来说,在类似于“利率和通胀均长期维持低位”等过去不曾出现过的情形下,如果既不采用通胀目标制,也没有连贯性的沟通框架,金融市场参与者无法根据足够多的历史信息判断央行的未来决策方向。
到了2011年初,美国经济状况改善了一些,伯南克再次开始考虑设定通胀目标制(此前推行通胀目标制因遭到很多反对而搁置),他提出在实行这一目标的同时,明确美联储致力于创造就业和控制通胀,明确将通胀目标设定在2%,同时强调委员会将采取“平衡法”促进物价稳定和就业最大化。不过“平衡法”反映出美联储的“双重使命”有时候会发生冲突,需要决策者做出衡量。但不管如何,通胀目标制开始推行。
《行动的勇气》
本•伯南克(Ben S. Bernanke)
“在所有的危机当中,都会有两类人敢于行动者和惧怕行动者。”
“金本位。经济衰退往往会吞噬信贷流量,反过来会导致经济衰退更加糟糕。”
“挤兑就像一个自我实现的预言一样,真有可能把一个偿付能力良好的银行拖垮。”
“美联储一直非常珍视其灵活应对经济发展问题的“自由裁量权”,不愿受制于一个事先宣布的目标。然而,设定一个永久的通胀目标有利于催生经济扩张的政策。政策透明度将有所提高,塑造市场对于利率的预期,帮助美联储更好的实现既定目标。相比之下,不透明的政策将促使市场不停地做出不必要的猜测。日本其实经历了两个失去的十年,经济增速长期低位徘徊,经济全面衰退。”

Comment here

平台资讯热点聚焦

摩臣2代理伯南克和《行动的勇气》

摩臣2代理伯南克和《行动的勇气》
本•伯南克(Ben S. Bernanke),前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2009年《时代》杂志 “年度风云人物”,连续三年入选福布斯全球人物权势榜前十(2011~2013年),执掌美联储8年,成功带领美国度过大萧条以来最恶劣的经济危机。
2002年被美国总统小布什任命为美联储理事。2005年6月,担任美国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10月被任命为下任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伯南克是知名的宏观经济学家,主要研究兴趣是货币政策和宏观经济史。他是美国艺术与科学学院院士和计量经济学会会士。曾编著《宏观经济学原理》、《微观经济学原理》等教材。 2014年2月,伯南克加盟布鲁金斯学会,参与经济研究项目,重点关注经济复苏政策。
《行动的勇气:金融危机及其余波回忆录》,全面阐释伯南克直面风险与拯救危局的金融哲学,是对经济危机救赎内幕前所未有的披露,以及他对金融政策的深入思考和现实考量。《行动的勇气》记录和阐释了大萧条以来最糟糕的金融危机和经济衰退,并以内部人士的视角回顾了华盛顿的应对政策,全面翔实地披露了决策过程的细节,栩栩如生地刻画了主要人物的个人形象,同时也梳理了伯南克在专业背景下对金融政策和工具的思考与反思。本期“私塾”栏目将为大家带来伯南克的著作推荐。
编辑:星空
关于与市场沟通
伯南克有意识地采取民主方法去领导FOMC,希望公众明白,美联储作出重要的政策选择时,各种各样的观点和视角都被纳入了考虑范围。尽管会有人抱怨,FOMC所有成员公开表达不同意见,有时候会制造杂音,但伯南克认为,这是非常有用。不过,伯南克也深知,有时候美联储需要发出果断的、明确的信息——比如在08金融危机中,由于经济前景和货币政策存在高度不确定性,美联储需要向市场传递果断的、明确的信息。
比如,2008年11月市场对经济前景和货币政策存在高度的不确定性时,11月底,伯南克利用11月29日在夏洛特的一次演讲中为市场提供了指导意见。根据预先安排,在之前一天,科恩在纽约发表演讲,也为市场提供一点指导意见。美联储的指导意见是:金融压力已经严重削弱了经济前景,美联储准备作出回应。科恩还回答了美联储的批评者剔除的观点,即美联储的降息救助了华尔街的公司和大银行,使他们免于承受错误判断造成的后果。科恩回答说:“我们不应该为了教训一小部分人而绑架了整个经济”。伯南克在演讲中承认了过去一个月内,金融市场再次出现的动荡已经对经济前景造成了重大影响,我们将“充分考虑”未来的经济数据和当前的金融动态。股市是衡量政策信息是否得到理解的不错的指标,从科恩发表演讲的前一天到伯南克发表演讲后的一天,道指涨了400多点。
通胀目标制
伯南克在学术界时,重点研究了“通胀目标制”这个货币政策框架,他认为宣布一个通胀目标会给政策制定者“灌输”纪律和责任,并使其与公众频繁沟通(这些沟通既可以是前瞻性的,也可以是回顾性的),有利于增强公众对货币政策的信心,也有利于公众评估中央银行货币政策的实际效果。
2002年加入美联储之后,伯南克继续支持将通货膨胀目标制作为美联储的一个政策框架,旨在提高美联储的透明度(尽管他的前任格林斯潘始终不信任这个框架)。伯南克曾表示“通胀目标制的怀疑者认为通胀目标制没有完全顾及美联储的双重使命,似乎忽略了一个(充分就业)来满足另一个(物价问题)。然而,通胀目标制的内涵并不仅仅局限于控制通胀。通胀目标一旦确定下来,时间跨度往往是好几年,只要在这几年结束之际满足这个目标即可。因此,在这几年里,美联储仍然有较大的灵活性和自主空间去不失时机地调整货币政策,应对失业率攀升的问题。”事实上,如果美联储设定一个通胀目标,并且市场与公众认为这个目标是可信的,那么美联储在经济下行的过程中享有的自主空间反而更大——假如市场与公众相信美联储会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采取一切必要的措施去实现既定的通胀目标,那么那些有能力决定工资水平与物价水平的人的要求就会保持缓和,这将有助于工资与物价的稳定性,从而使得央行能够大胆地采取有力措施应对通胀。
实行通胀目标制的国家和央行不但预先公布明确的通胀目标或目标区间,而且还定期向政府和公众解释当前的通胀状况和应对措施。在2003年的大环境中,由于联邦基金利率已经低到接近零的地步,按照传统方式进一步削减联邦利率的空间已经几乎不存在,而长期利率不受美联储直接控制,因此向市场参与者沟通,使他们在制定长期利率的过程中相信美联储直接控制的短期利率将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继续维持低位,从而使长期利率走低。在这个基础上,伯南克提出,如果美联储将通胀目标设定为某一个数值,公众预期就会认为实际通胀率将低于这个数值。在这种情况下,投资者将会猜测美联储为了实现这个通胀目标,必然会将短期利率维持很长一段时间。由此引发的一个结果就是,长期利率必然会走低,从而刺激市场需求,推动实际通胀率走向美联储的既定目标。反过来说,在类似于“利率和通胀均长期维持低位”等过去不曾出现过的情形下,如果既不采用通胀目标制,也没有连贯性的沟通框架,金融市场参与者无法根据足够多的历史信息判断央行的未来决策方向。
到了2011年初,美国经济状况改善了一些,伯南克再次开始考虑设定通胀目标制(此前推行通胀目标制因遭到很多反对而搁置),他提出在实行这一目标的同时,明确美联储致力于创造就业和控制通胀,明确将通胀目标设定在2%,同时强调委员会将采取“平衡法”促进物价稳定和就业最大化。不过“平衡法”反映出美联储的“双重使命”有时候会发生冲突,需要决策者做出衡量。但不管如何,通胀目标制开始推行。
《行动的勇气》
本•伯南克(Ben S. Bernanke)
“在所有的危机当中,都会有两类人敢于行动者和惧怕行动者。”
“金本位。经济衰退往往会吞噬信贷流量,反过来会导致经济衰退更加糟糕。”
“挤兑就像一个自我实现的预言一样,真有可能把一个偿付能力良好的银行拖垮。”
“美联储一直非常珍视其灵活应对经济发展问题的“自由裁量权”,不愿受制于一个事先宣布的目标。然而,设定一个永久的通胀目标有利于催生经济扩张的政策。政策透明度将有所提高,塑造市场对于利率的预期,帮助美联储更好的实现既定目标。相比之下,不透明的政策将促使市场不停地做出不必要的猜测。日本其实经历了两个失去的十年,经济增速长期低位徘徊,经济全面衰退。”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