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台资讯

摩臣2平台共享是必然也是挑战

摩臣2平台共享是必然也是挑战

“柯达在上世纪首先发明了数码相机,但它却没有跟上技术升级的步伐,结果本世纪初柯达就被迅速淘汰了。如果传统银行能够迈出开放这一步,将会非常有价值。”
2018年11月19日,在由百信银行主办的一场“AI+Bank金融科技私享会”上,学术支持单位、清华大学经管学院中国金融研究中心何平主任,对于银行的未来,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最近五年,在互联网+的浪潮之下,开放生态已成为互联网头部企业争相竞争的金矿,无论是国外的GAFA(Google、Apple、Facebook、Amazon),还是国内的BATJ(百度、阿里巴巴、腾讯、京东),都在努力构筑自己的开放生态,并将开放平台的边界不断扩展,而对于相对传统的银行业来说,技术创新和开放所带来的将是巨大的机遇和挑战。
在这场名为“Open Banking-银行开放求‘生’”的分享会上,来自传统银行、新兴银行、科技金融公司、大学的十余位嘉宾,就银行业如何应对开放的挑战?如何探寻平台开放的转型路径?如何增强银行的内生创新动力?在近三个小时的分享中,嘉宾们金句迭出,不仅有观点的碰撞,更多的是对于银行创新的深度思考。
理念是开放的关键
“回顾改革开放之初,安徽小岗村率先实施的包产到户,改变了什么?它没改变土地,改变的只是土地生产的机制。生产效率巨变的背后,其实是理念的变化,开放银行也是如此,关键改变的是理念。”光大银行电子银行部总经理杨兵兵,用1978年小岗村的例子,阐述他对开放银行的看法。
光大银行电子银行部总经理杨兵兵
正如杨兵兵所言,对于企业文化相对比较传统的银行业来说,开放首先是一个理念问题,这也得到了众多参会嘉宾的赞同。
据权威机构Gartner于2017 年针对全球银行机构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有29%的受访者反馈,文化是实现开放银行最大的障碍,在各项因素中占比最高,而这里所谓的银行文化,其实就是从业者的理念。
众所周知,“保守”是银行的天性,从进入这个行业开始,“风控”、“合规”可以说是每个银行从业者深入骨髓的DNA之一。
因此,对于开放,无论是数据层面的开放,乃至业务层面的开放,甚至于资本层面的开放,首当其冲的挑战就是如何改变传统理念上的“路径依赖”。
在百信银行首席技术架构师张真看来,“如果你的内部依赖很重,有可能导致API只是有限的开放。”而API正是目前各行业实现开放这一目标最为前沿的技术手段。
百信银行首席技术架构师张真
对于开放银行来说,“技术只是基础,模式是核心,理念是关键。”在杨兵兵看来,“而银行的这个理念一旦转变,开放的路将变的很宽广。”
参会的建信金科总裁雷鸣引用了通用传奇CEO杰克·韦尔奇的一段名言:如果组织内部变化的速度慢于外部变化的速度,那么失败就在眼前——也就是说必须改变自己的心态,必须改变自己的组织方式,让它开放起来。
显然,理念是开放的关键所在。
试水联合实验室
随着近几年科学技术的高速发展,数字化转型成为全球企业乃至全社会的发展趋势,银行业要迎接数字化浪潮带来的挑战,开放显然是一道必须迈过去的门槛。
只是跟具有原生开放DNA的互联网企业相比,银行的开放选择,更多的是通过设立内部实验室、建立孵化器、并购或者成立金融科技子公司等方式寻求变革。
“摸着石头过河”,这句改革开放40年的名言,在构筑开放银行的过程中也非常适用。
就在本次活动上,百信银行宣布跟百度公司共同成立一家联合实验室,并命名为“零度实验室”,百信银行行长行长李如东与百度公司副总裁张东晨亲自为实验室揭牌。
张东晨表示,依托百度在人工智能(AI)方面有很强的技术能力和积累,特别希望和金融机构一起探索,金融业未来的产品和服务的形式。“零度实验室”无疑就是一个很好的开始。
作为吃螃蟹者,此前,百信银行已经上线了百度小程序,并取了了相当不错的效果,在本月初举行的百度世界大会上也被重点提及,对于“零度实验室”来说,其使命正是将前沿技术与金融生活相结合,着力跨界创新。
事实上,这种跨界的合作已经成为近两年的一种潮流,仅在2017年,中国农业银行与百度达成战略合作,中国银行与腾讯成立金融科技联合实验室,中国建设银行宣布与蚂蚁金服合作等等。
在与会嘉宾看来,联合实验室这种形式,不仅与开放银行“开放共享”的理念相一致,未来对于构建金融数字化平台、对接成熟的商业生态,也是很好的试验田,而“零度实验室”的应运而生,无疑是这一趋势下的最新成果。
共享是必然也是挑战
从技术上而言,无论是互联网企业还是银行,要构筑自己的开放平台,以API(Application Programming Interface,即应用程序编程接口)为代表的技术必不可少。
但是开放银行API的发展路径,却非仅仅只是一个技术问题,更大的挑战恐怕在于数据的安全、监管、合规。
百度云副总经理、AI商用业务负责人李硕
对此,百度云副总经理、AI商用业务负责人李硕认为,“开放的背后是共创和分享,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不单纯是甲方和乙方的合作关系,而是双方把资源和服务的产品拿出来装到一个盒子里共同创造新的价值、分享新的价值。”
在他看来,在构建开放银行的过程中,在应用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的过程中,“罗马不是一家建成的,罗马是由行业和人工智能相关技术提供的企业和我们的客户共同去完成的。”共享必不可少。
民生科技公司副总裁、民生银行总架构师李晓东
民生科技公司副总裁、民生银行总架构师李晓东认为,“我们需要的是互相融合、互相服务,我们需要的是面对我们共同的客户”。
正如一份开放银行研究报道所指出的那样,开放银行的本质是对银行数据的共享。与互联网企业掌握的用户行为数据不同,银行掌握的用户最核心的数据之一——金融资产。
因此,在个人隐私越来越受到重视的今天,如何让用户同意甚至乐意去分享数据,在用户知情并合法合规的前提下,让沉淀在银行内部的数据产生更大价值,无论对于银行还是互联网合作企业来说,恐怕都将是最大的挑战之一。
例如,与其他数据共享技术相比,API技术安全性较强,但并不能完全杜绝安全方面的隐患,对于从业者来说,数据安全永远都是底线。
未来在构筑开放银行的过程中,如何加大资金、技术、人员上的投入,牢牢守住安全、合规的底线,对于任何一家银行来说,都是成长过程中的一大挑战。
“共享带来的不仅仅是金融风险,还有行业风险,这个互相嵌入的商业模式带来的一些未知领域的探索。”李晓东说道。
科技赋能金融
“技术、模式、理念,这是开放的三个基础。”对于开放银行,杨兵兵总结到。
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这句改革开放的名言,又一次获得了印证。
正如参会的嘉宾所言:如果没有2010年之后4G网络的普及,国内二维码支付不可能迅速获得普及,如何没有智能手机的平民化,手机支付也很难迅速取代传统的刷卡支付。显然,科技无疑是这一切的起点。
“以客为尊”、“服务至上”,这是银行业长期以来遵循的最高服务理念,而现在有了大数据、人工智能、物联网等技术的加持,让过去只有极少数用户才能享受到的个性化、场景化、智能化金融服务,实现了真正的普惠落地。
“行业变化最本质的源泉就是科技,也许金融业未来可以达是100%数字化。我们看到,科技带来了银行服务的场景化、智能化、人性化是大势所趋。”李晓东说道。
李硕则以百信银行举例到,技术如何更好地驱动服务的升级:通过大数据和云计算,百信银行能够做到针对每一个用户的每一次授信都有实时计算,从而让过去银行的“一刀切”策略,变成“能为不同的区域和客群定制灵活的经营策略”。
正如发明了数码相机的柯达却被数码相机所埋葬一样,在技术创新这个滚滚车轮面前,迎接而非抗拒,恐怕对于大部分传统企业来说是最好的选择。
“不管是金融机构,还是普通的企业,我觉得开放永远是健康的。”正如何平教授所言,对于面临经济转型和数字化转型双重压力的银行业来说,开放银行这条路不好走,但又必须要走。

Comment here

平台资讯

摩臣2平台共享是必然也是挑战

摩臣2平台共享是必然也是挑战

“柯达在上世纪首先发明了数码相机,但它却没有跟上技术升级的步伐,结果本世纪初柯达就被迅速淘汰了。如果传统银行能够迈出开放这一步,将会非常有价值。”
2018年11月19日,在由百信银行主办的一场“AI+Bank金融科技私享会”上,学术支持单位、清华大学经管学院中国金融研究中心何平主任,对于银行的未来,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最近五年,在互联网+的浪潮之下,开放生态已成为互联网头部企业争相竞争的金矿,无论是国外的GAFA(Google、Apple、Facebook、Amazon),还是国内的BATJ(百度、阿里巴巴、腾讯、京东),都在努力构筑自己的开放生态,并将开放平台的边界不断扩展,而对于相对传统的银行业来说,技术创新和开放所带来的将是巨大的机遇和挑战。
在这场名为“Open Banking-银行开放求‘生’”的分享会上,来自传统银行、新兴银行、科技金融公司、大学的十余位嘉宾,就银行业如何应对开放的挑战?如何探寻平台开放的转型路径?如何增强银行的内生创新动力?在近三个小时的分享中,嘉宾们金句迭出,不仅有观点的碰撞,更多的是对于银行创新的深度思考。
理念是开放的关键
“回顾改革开放之初,安徽小岗村率先实施的包产到户,改变了什么?它没改变土地,改变的只是土地生产的机制。生产效率巨变的背后,其实是理念的变化,开放银行也是如此,关键改变的是理念。”光大银行电子银行部总经理杨兵兵,用1978年小岗村的例子,阐述他对开放银行的看法。
光大银行电子银行部总经理杨兵兵
正如杨兵兵所言,对于企业文化相对比较传统的银行业来说,开放首先是一个理念问题,这也得到了众多参会嘉宾的赞同。
据权威机构Gartner于2017 年针对全球银行机构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有29%的受访者反馈,文化是实现开放银行最大的障碍,在各项因素中占比最高,而这里所谓的银行文化,其实就是从业者的理念。
众所周知,“保守”是银行的天性,从进入这个行业开始,“风控”、“合规”可以说是每个银行从业者深入骨髓的DNA之一。
因此,对于开放,无论是数据层面的开放,乃至业务层面的开放,甚至于资本层面的开放,首当其冲的挑战就是如何改变传统理念上的“路径依赖”。
在百信银行首席技术架构师张真看来,“如果你的内部依赖很重,有可能导致API只是有限的开放。”而API正是目前各行业实现开放这一目标最为前沿的技术手段。
百信银行首席技术架构师张真
对于开放银行来说,“技术只是基础,模式是核心,理念是关键。”在杨兵兵看来,“而银行的这个理念一旦转变,开放的路将变的很宽广。”
参会的建信金科总裁雷鸣引用了通用传奇CEO杰克·韦尔奇的一段名言:如果组织内部变化的速度慢于外部变化的速度,那么失败就在眼前——也就是说必须改变自己的心态,必须改变自己的组织方式,让它开放起来。
显然,理念是开放的关键所在。
试水联合实验室
随着近几年科学技术的高速发展,数字化转型成为全球企业乃至全社会的发展趋势,银行业要迎接数字化浪潮带来的挑战,开放显然是一道必须迈过去的门槛。
只是跟具有原生开放DNA的互联网企业相比,银行的开放选择,更多的是通过设立内部实验室、建立孵化器、并购或者成立金融科技子公司等方式寻求变革。
“摸着石头过河”,这句改革开放40年的名言,在构筑开放银行的过程中也非常适用。
就在本次活动上,百信银行宣布跟百度公司共同成立一家联合实验室,并命名为“零度实验室”,百信银行行长行长李如东与百度公司副总裁张东晨亲自为实验室揭牌。
张东晨表示,依托百度在人工智能(AI)方面有很强的技术能力和积累,特别希望和金融机构一起探索,金融业未来的产品和服务的形式。“零度实验室”无疑就是一个很好的开始。
作为吃螃蟹者,此前,百信银行已经上线了百度小程序,并取了了相当不错的效果,在本月初举行的百度世界大会上也被重点提及,对于“零度实验室”来说,其使命正是将前沿技术与金融生活相结合,着力跨界创新。
事实上,这种跨界的合作已经成为近两年的一种潮流,仅在2017年,中国农业银行与百度达成战略合作,中国银行与腾讯成立金融科技联合实验室,中国建设银行宣布与蚂蚁金服合作等等。
在与会嘉宾看来,联合实验室这种形式,不仅与开放银行“开放共享”的理念相一致,未来对于构建金融数字化平台、对接成熟的商业生态,也是很好的试验田,而“零度实验室”的应运而生,无疑是这一趋势下的最新成果。
共享是必然也是挑战
从技术上而言,无论是互联网企业还是银行,要构筑自己的开放平台,以API(Application Programming Interface,即应用程序编程接口)为代表的技术必不可少。
但是开放银行API的发展路径,却非仅仅只是一个技术问题,更大的挑战恐怕在于数据的安全、监管、合规。
百度云副总经理、AI商用业务负责人李硕
对此,百度云副总经理、AI商用业务负责人李硕认为,“开放的背后是共创和分享,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不单纯是甲方和乙方的合作关系,而是双方把资源和服务的产品拿出来装到一个盒子里共同创造新的价值、分享新的价值。”
在他看来,在构建开放银行的过程中,在应用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的过程中,“罗马不是一家建成的,罗马是由行业和人工智能相关技术提供的企业和我们的客户共同去完成的。”共享必不可少。
民生科技公司副总裁、民生银行总架构师李晓东
民生科技公司副总裁、民生银行总架构师李晓东认为,“我们需要的是互相融合、互相服务,我们需要的是面对我们共同的客户”。
正如一份开放银行研究报道所指出的那样,开放银行的本质是对银行数据的共享。与互联网企业掌握的用户行为数据不同,银行掌握的用户最核心的数据之一——金融资产。
因此,在个人隐私越来越受到重视的今天,如何让用户同意甚至乐意去分享数据,在用户知情并合法合规的前提下,让沉淀在银行内部的数据产生更大价值,无论对于银行还是互联网合作企业来说,恐怕都将是最大的挑战之一。
例如,与其他数据共享技术相比,API技术安全性较强,但并不能完全杜绝安全方面的隐患,对于从业者来说,数据安全永远都是底线。
未来在构筑开放银行的过程中,如何加大资金、技术、人员上的投入,牢牢守住安全、合规的底线,对于任何一家银行来说,都是成长过程中的一大挑战。
“共享带来的不仅仅是金融风险,还有行业风险,这个互相嵌入的商业模式带来的一些未知领域的探索。”李晓东说道。
科技赋能金融
“技术、模式、理念,这是开放的三个基础。”对于开放银行,杨兵兵总结到。
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这句改革开放的名言,又一次获得了印证。
正如参会的嘉宾所言:如果没有2010年之后4G网络的普及,国内二维码支付不可能迅速获得普及,如何没有智能手机的平民化,手机支付也很难迅速取代传统的刷卡支付。显然,科技无疑是这一切的起点。
“以客为尊”、“服务至上”,这是银行业长期以来遵循的最高服务理念,而现在有了大数据、人工智能、物联网等技术的加持,让过去只有极少数用户才能享受到的个性化、场景化、智能化金融服务,实现了真正的普惠落地。
“行业变化最本质的源泉就是科技,也许金融业未来可以达是100%数字化。我们看到,科技带来了银行服务的场景化、智能化、人性化是大势所趋。”李晓东说道。
李硕则以百信银行举例到,技术如何更好地驱动服务的升级:通过大数据和云计算,百信银行能够做到针对每一个用户的每一次授信都有实时计算,从而让过去银行的“一刀切”策略,变成“能为不同的区域和客群定制灵活的经营策略”。
正如发明了数码相机的柯达却被数码相机所埋葬一样,在技术创新这个滚滚车轮面前,迎接而非抗拒,恐怕对于大部分传统企业来说是最好的选择。
“不管是金融机构,还是普通的企业,我觉得开放永远是健康的。”正如何平教授所言,对于面临经济转型和数字化转型双重压力的银行业来说,开放银行这条路不好走,但又必须要走。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