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臣登陆

巴菲特一直在密密增持這3個板塊

很少有投資者的成就比得上巴郡(Berkshire Hathaway) (NYSE:BRK-A)(NYSE:BRK-B) 的行政總裁巴菲特 (Warren Buffett)。他咤叱股壇近65年,將最初的10,000美元種子資金,搖身一變為截至12月12日(星期四)超過870億美元淨資產,更不用說巴郡股價在幾十年來越升越有,已經為股東帶來超過4,000億美元財富。

巴菲特跑贏大市的戰績驚人,可謂史上數一數二。華爾街分析師和投資者經常參考這位「股神」的舉動,作為投資明燈。最有效尋找啟示的方法,莫過於查閱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的季度13F文件,這能看到全球一批最出色而又最精明的投資者到底在買什麼貨,投資組合到底葫蘆裡賣什麼藥。

驟眼看巴菲特過去3年的13F文件資料,可見他特別鍾情三個板塊,押注越來越大。

金融業

巴那一直以來密密在增持金融股,這一點大概沒有人會感到驚訝。2016年中旬,金融股僅佔巴郡投資組合32.6%,但截至2019年第三季止,金融股已佔46%。

巴菲特已清楚表示,他很喜歡貨幣中心銀行的潛在豐厚利潤,正是這個原因,他近年不斷增持美國銀行(Bank of America) (NYSE:BAC) 股票。美國銀行在大型銀行中對利率走勢最為敏感。利率在2008年12月至2015年12月期間處於有史以來最低水平,但隨著聯儲局逐步加息,已對美國銀行的淨利息收入注入強勁動力,更何況美國銀行貸款的信貸質素亦得到大幅改善,公司亦關閉部分實體分行,將重心放在數碼銀行業務,在削減開支方面值得一讚。

巴郡亦密密增持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 (NYSE:JPM) 股票。巴菲特是摩根大通行政總裁Jamie Dimon的忠實擁躉,更曾表示當他閱讀Dimon給股東的年度信函時,就像一葉知秋,已經能了解銀行業的發展趨勢。摩根大通的資產回報率和股本回報率在美國主要銀行中往往最高,目前股息率達2.7%,冠絕同業。

運輸業

說到這個板塊就可能令人有點意外。巴菲特直到2016年中旬幾乎都不沾手運輸業,但現在投資組合中已有4.7%屬於運輸股。當筆者提到「運輸股」,差不多就是指航空股。

2016年第三季和第四季,巴菲特開始陸續增持一定數量的主要航空公司股票,這包括美國航空集團(American Airlines Group) (NASDAQ:AAL)、達美航空(Delta Air Lines)、聯合航空(United Airlines) 和西南航空(Southwest Airlines)。這些投資背後原因看來是2016年初原油價格暴跌,甚至一度跌穿每桶30美元,原油價格走低令航空公司的燃油成本大幅降低,繼而有助盈利水漲船高。

話雖如此,但「股神」看中運輸業仍然令人莫明奇妙。因為這個行業需要投入大量資本,才能產生薄利。在持續低息環境下,像運輸這類行業,往往依靠債務融資來擴大機隊,使之現代化。航空公司應對經濟衰退亦有心無力,至少根據歷史往績確實如此。美國航空的情況尤其令人憂慮,公司目前背負的淨債務超過290億美元。如果美國經濟遇上重大風暴,那麼美國航空就會首當其衝,成為最先被拋售的運輸股。

資訊科技行業

這個板塊雖然放在最後,卻絕對舉足輕重。巴菲特近年亦鍾情科技行業,密密買貨。2016年中旬,資訊科技僅佔巴郡投資組合10.6%,但截至第三季止,資訊科技行業的持倉已升至26%。

巴菲特為何忽然愛上科技行業呢?其實過程有點耐人尋味,巴菲特自2011年大舉買入IBM(NYSE:IBM) 股票,但這項投資幾年間損手爛腳。IBM在推動雲端產品線方面總是慢半拍,導致多年來銷售額每況愈下,現在仍未能復甦。巴菲特到2018年終於忍痛將IBM清倉賣走。

與此同時,巴菲特卻極速透過巴郡增持Apple (NASDAQ:AAPL) 股票,他首次買入此股便是在2016年。到了今天,Apple已佔巴郡投資組合超過四分之一,這反映巴菲特對這家公司的信念有多堅定,還有相當看好公司的行政總裁Tim Cook。巴菲特認為iPhone的價值被低估,這項資產價值仍未被真正釋放。他亦十分喜歡Apple的大規模回購計劃,一直舉腳支持。此外,Apple每年累計派發的股息,全球很少公司能夠比得上,巴菲特不斷享受這家公司穩定增派股息,當然更不會有微言。

Comment here

摩臣登陆

巴菲特一直在密密增持這3個板塊

很少有投資者的成就比得上巴郡(Berkshire Hathaway) (NYSE:BRK-A)(NYSE:BRK-B) 的行政總裁巴菲特 (Warren Buffett)。他咤叱股壇近65年,將最初的10,000美元種子資金,搖身一變為截至12月12日(星期四)超過870億美元淨資產,更不用說巴郡股價在幾十年來越升越有,已經為股東帶來超過4,000億美元財富。

巴菲特跑贏大市的戰績驚人,可謂史上數一數二。華爾街分析師和投資者經常參考這位「股神」的舉動,作為投資明燈。最有效尋找啟示的方法,莫過於查閱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的季度13F文件,這能看到全球一批最出色而又最精明的投資者到底在買什麼貨,投資組合到底葫蘆裡賣什麼藥。

驟眼看巴菲特過去3年的13F文件資料,可見他特別鍾情三個板塊,押注越來越大。

金融業

巴那一直以來密密在增持金融股,這一點大概沒有人會感到驚訝。2016年中旬,金融股僅佔巴郡投資組合32.6%,但截至2019年第三季止,金融股已佔46%。

巴菲特已清楚表示,他很喜歡貨幣中心銀行的潛在豐厚利潤,正是這個原因,他近年不斷增持美國銀行(Bank of America) (NYSE:BAC) 股票。美國銀行在大型銀行中對利率走勢最為敏感。利率在2008年12月至2015年12月期間處於有史以來最低水平,但隨著聯儲局逐步加息,已對美國銀行的淨利息收入注入強勁動力,更何況美國銀行貸款的信貸質素亦得到大幅改善,公司亦關閉部分實體分行,將重心放在數碼銀行業務,在削減開支方面值得一讚。

巴郡亦密密增持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 (NYSE:JPM) 股票。巴菲特是摩根大通行政總裁Jamie Dimon的忠實擁躉,更曾表示當他閱讀Dimon給股東的年度信函時,就像一葉知秋,已經能了解銀行業的發展趨勢。摩根大通的資產回報率和股本回報率在美國主要銀行中往往最高,目前股息率達2.7%,冠絕同業。

運輸業

說到這個板塊就可能令人有點意外。巴菲特直到2016年中旬幾乎都不沾手運輸業,但現在投資組合中已有4.7%屬於運輸股。當筆者提到「運輸股」,差不多就是指航空股。

2016年第三季和第四季,巴菲特開始陸續增持一定數量的主要航空公司股票,這包括美國航空集團(American Airlines Group) (NASDAQ:AAL)、達美航空(Delta Air Lines)、聯合航空(United Airlines) 和西南航空(Southwest Airlines)。這些投資背後原因看來是2016年初原油價格暴跌,甚至一度跌穿每桶30美元,原油價格走低令航空公司的燃油成本大幅降低,繼而有助盈利水漲船高。

話雖如此,但「股神」看中運輸業仍然令人莫明奇妙。因為這個行業需要投入大量資本,才能產生薄利。在持續低息環境下,像運輸這類行業,往往依靠債務融資來擴大機隊,使之現代化。航空公司應對經濟衰退亦有心無力,至少根據歷史往績確實如此。美國航空的情況尤其令人憂慮,公司目前背負的淨債務超過290億美元。如果美國經濟遇上重大風暴,那麼美國航空就會首當其衝,成為最先被拋售的運輸股。

資訊科技行業

這個板塊雖然放在最後,卻絕對舉足輕重。巴菲特近年亦鍾情科技行業,密密買貨。2016年中旬,資訊科技僅佔巴郡投資組合10.6%,但截至第三季止,資訊科技行業的持倉已升至26%。

巴菲特為何忽然愛上科技行業呢?其實過程有點耐人尋味,巴菲特自2011年大舉買入IBM(NYSE:IBM) 股票,但這項投資幾年間損手爛腳。IBM在推動雲端產品線方面總是慢半拍,導致多年來銷售額每況愈下,現在仍未能復甦。巴菲特到2018年終於忍痛將IBM清倉賣走。

與此同時,巴菲特卻極速透過巴郡增持Apple (NASDAQ:AAPL) 股票,他首次買入此股便是在2016年。到了今天,Apple已佔巴郡投資組合超過四分之一,這反映巴菲特對這家公司的信念有多堅定,還有相當看好公司的行政總裁Tim Cook。巴菲特認為iPhone的價值被低估,這項資產價值仍未被真正釋放。他亦十分喜歡Apple的大規模回購計劃,一直舉腳支持。此外,Apple每年累計派發的股息,全球很少公司能夠比得上,巴菲特不斷享受這家公司穩定增派股息,當然更不會有微言。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