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臣登陆

示威不斷 紅的司機生意大減:迪士尼大佛0遊客

張正皓(白告),4年來駕着「紅跑」穿梭於黑夜城市中。反修例風波由初夏走至寒冬,餘波未了,每人的生活或多或少均受影響。白告坐在駕駛座上,有些轉變看得格外明顯。

「好多客一上車,就係問生意有冇差到。」白告的生意減少,因為外出消遣的人都減少了。以往的深夜,的士司機不愁無工開,蘭桂坊人流如鯽、戲院午夜場爆滿散場…如今卻一片冷清。聽到大嶼山的士行家說迪士尼樂園、天壇大佛也接近零遊客時,他慨嘆道︰「唔好話經濟受損,香港人邊有心情玩。」

的士車廂濃縮了社會,各行各業的乘客均向白告吐苦水。保險經紀說客人少了,因為內地人不敢來港;核數師發現客人公司的業績下跌;公幹的人下班後不會四處閒逛,行色匆匆跳上的士回酒店。每一番話,都是經濟受損的印證。

政治離不開生活,因政見不合引起的拗撬是的士行家WhatsApp群組內的日常。但白告笑言從未有人Quit Group(退出群組),因為要交流「搵食」行情。的士司機面對的現實,白告直言只能靠轉型改變,但對老司機來說,可是首當其衝。

Comment here

摩臣登陆

示威不斷 紅的司機生意大減:迪士尼大佛0遊客

張正皓(白告),4年來駕着「紅跑」穿梭於黑夜城市中。反修例風波由初夏走至寒冬,餘波未了,每人的生活或多或少均受影響。白告坐在駕駛座上,有些轉變看得格外明顯。

「好多客一上車,就係問生意有冇差到。」白告的生意減少,因為外出消遣的人都減少了。以往的深夜,的士司機不愁無工開,蘭桂坊人流如鯽、戲院午夜場爆滿散場…如今卻一片冷清。聽到大嶼山的士行家說迪士尼樂園、天壇大佛也接近零遊客時,他慨嘆道︰「唔好話經濟受損,香港人邊有心情玩。」

的士車廂濃縮了社會,各行各業的乘客均向白告吐苦水。保險經紀說客人少了,因為內地人不敢來港;核數師發現客人公司的業績下跌;公幹的人下班後不會四處閒逛,行色匆匆跳上的士回酒店。每一番話,都是經濟受損的印證。

政治離不開生活,因政見不合引起的拗撬是的士行家WhatsApp群組內的日常。但白告笑言從未有人Quit Group(退出群組),因為要交流「搵食」行情。的士司機面對的現實,白告直言只能靠轉型改變,但對老司機來說,可是首當其衝。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