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臣登陆

摩臣2 : 巴菲特手持天價現金預示什麼?

Wedgewood Partners的投資總監David Rolfe指出一點,自2009年初牛市開始以來,巴菲特 (Warren Buffett) 的投資旗艦巴郡 (Berkshire Hathaway) (NYSE:BRK-A) (NYSE:BRK-B) 表現多數時候均跑輸大市。從最新數據來看,標普500指數較2009年3月底大漲338%,而巴郡股價僅上升328%。

此外,巴郡的表現也每況愈下。年初至今,標普500指數累計上升超過19%,但巴郡股價幾乎原地踏步,僅微升2.3%。巴郡的持倉中以Kraft Heinz (NASDAQ:KHC) 最為損失慘重,自2018年底至今已下挫近35%,儘管基金手持現金佔資產一半以上,但這對股價表現無補於事。

巴郡長情股東Rolfe更將旗下Wedgewood持有的巴郡股票沽清,批評巴菲特「沒有在大牛市期間沽售Heinz止血做法有如吮拇指般幼稚」,他看似大條道理,甚至連巴菲特這樣叱咤股壇78年具有豐富閱歷的投資者也看似比不上他。

不過如果連巴菲特也不敢貿然投資,我們都應該有戒心才對。

股市和企業市值均已高不可攀

Rolfe不會是唯一對巴郡失望的股東,但他是少數敢於在巴郡業績低迷時公開表達不滿的人。他在給Wedgewoods投資者的信(幾天前才公開給Wedgewoods以外的投資者)解釋指:「大牛市可能是一個大好機會……讓巴菲特和芒格 (Munger) 先生事業再綻放光芒。」Wedgewood的投資總監進一步建議,巴菲特的投資組合應納入Mastercard (NYSE:MA) 和Visa (NYSE:V) 等高回報的股票。

平心而論,人人都可以馬後炮,但巴菲特和他的團隊確實錯失多個機會,而巴郡目前對股票的投資亦可能仍有不足。但巴菲特在看來令人喜出望外的牛市,卻大部分時間都不落場,可能亦大有理由。

第二季末,他寧可手持價值高達1,220億美元現金的主要原因是什麼?股市總市值與美國國內生產總值 (GDP) 的比率已高得令人心寒。這項指標用來衡量一個經濟體,評估會否有會計的技倆在粉飾櫥窗,又或是否存在短期收益大增情況。

一般情況下,美國股市總市值與美國國內生產總值大致相若。當經濟欣欣向榮,股市市值高至國內生產總值的120%亦非聞所未聞,也不代表一定有問題。不過多得特朗普 (Donald Trump) 在2016年總統大選獲勝,股市竟難以置信地大幅反彈,市值在2017年甚至升至美國國內生產總值的154%,升勢並非完全跟隨企業盈利增長幅度。據Advisor Perspectives的Jill Mislinski估計,股市市值其後雖已回落至國內生產總值的142%,但仍然高得不尋常。

從這個角度看,該數字在「科網泡沫」爆破前的2000年曾達到146%,而次按危機爆煲前的2007年則達到137%。

有人可能會爭辯指,目前的超低息時代令較高估值變為常態,這種說法有一定基本道理。但即使根據通脹進行調整,亦無法支持股市目前的股值。經通脹調整後的席勒市盈率 (Shiller P/E ratio) 為29.5倍,較去年高位的33.1倍略為下降。但這仍遠高於正常範圍15倍至20倍,而且迫近過去股災期間的數字。

這些數據支持巴菲特在8月致股東信中的評論,信中指「[買入公司長期持有]的策略近期前景暗淡:長期前景正面的企業估值都已達到天價」。

至於Kraft Heinz,這無疑是一次失利。但遊戲還沒完。該公司明年有望實現收入和盈利開始復甦。這投資仍然是多年項目,況且巴菲特最喜歡「永遠」持有股票,因此巴郡還有充裕時間。

至於這麼長時間業績無法持續跑贏大市,或許巴菲特已經失去了昔日的觸覺,又或者市場沒有像以往回報價值投資。或者假設股市上升周期,總會完全依據他長期以來奉行的價值至上運行,那麼巴菲特值得先放一個假,靜候大市逆轉。

記著溫馨提示,無論好壞早作準備

是的,巴菲特寧願巴郡手持天價現金,背後的確有其合理考慮。儘管這不代表經濟衰退就會馬上來臨,但也暗示了他正在等待更理想的買入價。若僅是10%的調整,大概不會使股價回到更合理和吸引水平。起碼要跌足20%,或是技術性熊市出現。消費者看來對目前的股市上落異常神經緊張,但願這樣的調整不會引發真正的經濟衰退。

無論如何,巴郡的股東可能對巴菲特和他的團隊最近失威大感失望,但這些投資者現時可能未必看到一點,當股市有天逆轉,他們屆時便將有一把很大的安全網,這是相當重要的。

Comment here

摩臣登陆

摩臣2 : 巴菲特手持天價現金預示什麼?

Wedgewood Partners的投資總監David Rolfe指出一點,自2009年初牛市開始以來,巴菲特 (Warren Buffett) 的投資旗艦巴郡 (Berkshire Hathaway) (NYSE:BRK-A) (NYSE:BRK-B) 表現多數時候均跑輸大市。從最新數據來看,標普500指數較2009年3月底大漲338%,而巴郡股價僅上升328%。

此外,巴郡的表現也每況愈下。年初至今,標普500指數累計上升超過19%,但巴郡股價幾乎原地踏步,僅微升2.3%。巴郡的持倉中以Kraft Heinz (NASDAQ:KHC) 最為損失慘重,自2018年底至今已下挫近35%,儘管基金手持現金佔資產一半以上,但這對股價表現無補於事。

巴郡長情股東Rolfe更將旗下Wedgewood持有的巴郡股票沽清,批評巴菲特「沒有在大牛市期間沽售Heinz止血做法有如吮拇指般幼稚」,他看似大條道理,甚至連巴菲特這樣叱咤股壇78年具有豐富閱歷的投資者也看似比不上他。

不過如果連巴菲特也不敢貿然投資,我們都應該有戒心才對。

股市和企業市值均已高不可攀

Rolfe不會是唯一對巴郡失望的股東,但他是少數敢於在巴郡業績低迷時公開表達不滿的人。他在給Wedgewoods投資者的信(幾天前才公開給Wedgewoods以外的投資者)解釋指:「大牛市可能是一個大好機會……讓巴菲特和芒格 (Munger) 先生事業再綻放光芒。」Wedgewood的投資總監進一步建議,巴菲特的投資組合應納入Mastercard (NYSE:MA) 和Visa (NYSE:V) 等高回報的股票。

平心而論,人人都可以馬後炮,但巴菲特和他的團隊確實錯失多個機會,而巴郡目前對股票的投資亦可能仍有不足。但巴菲特在看來令人喜出望外的牛市,卻大部分時間都不落場,可能亦大有理由。

第二季末,他寧可手持價值高達1,220億美元現金的主要原因是什麼?股市總市值與美國國內生產總值 (GDP) 的比率已高得令人心寒。這項指標用來衡量一個經濟體,評估會否有會計的技倆在粉飾櫥窗,又或是否存在短期收益大增情況。

一般情況下,美國股市總市值與美國國內生產總值大致相若。當經濟欣欣向榮,股市市值高至國內生產總值的120%亦非聞所未聞,也不代表一定有問題。不過多得特朗普 (Donald Trump) 在2016年總統大選獲勝,股市竟難以置信地大幅反彈,市值在2017年甚至升至美國國內生產總值的154%,升勢並非完全跟隨企業盈利增長幅度。據Advisor Perspectives的Jill Mislinski估計,股市市值其後雖已回落至國內生產總值的142%,但仍然高得不尋常。

從這個角度看,該數字在「科網泡沫」爆破前的2000年曾達到146%,而次按危機爆煲前的2007年則達到137%。

有人可能會爭辯指,目前的超低息時代令較高估值變為常態,這種說法有一定基本道理。但即使根據通脹進行調整,亦無法支持股市目前的股值。經通脹調整後的席勒市盈率 (Shiller P/E ratio) 為29.5倍,較去年高位的33.1倍略為下降。但這仍遠高於正常範圍15倍至20倍,而且迫近過去股災期間的數字。

這些數據支持巴菲特在8月致股東信中的評論,信中指「[買入公司長期持有]的策略近期前景暗淡:長期前景正面的企業估值都已達到天價」。

至於Kraft Heinz,這無疑是一次失利。但遊戲還沒完。該公司明年有望實現收入和盈利開始復甦。這投資仍然是多年項目,況且巴菲特最喜歡「永遠」持有股票,因此巴郡還有充裕時間。

至於這麼長時間業績無法持續跑贏大市,或許巴菲特已經失去了昔日的觸覺,又或者市場沒有像以往回報價值投資。或者假設股市上升周期,總會完全依據他長期以來奉行的價值至上運行,那麼巴菲特值得先放一個假,靜候大市逆轉。

記著溫馨提示,無論好壞早作準備

是的,巴菲特寧願巴郡手持天價現金,背後的確有其合理考慮。儘管這不代表經濟衰退就會馬上來臨,但也暗示了他正在等待更理想的買入價。若僅是10%的調整,大概不會使股價回到更合理和吸引水平。起碼要跌足20%,或是技術性熊市出現。消費者看來對目前的股市上落異常神經緊張,但願這樣的調整不會引發真正的經濟衰退。

無論如何,巴郡的股東可能對巴菲特和他的團隊最近失威大感失望,但這些投資者現時可能未必看到一點,當股市有天逆轉,他們屆時便將有一把很大的安全網,這是相當重要的。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