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臣登陆

南邊圍村民憶述事前很多陌生人出入

【Now新聞台】元朗襲擊事件當晚大批白衣人在南邊圍聚集,有村民憶述當天很多陌生人出入,有原居民擔心有人發起光復元朗行動會令無辜村民受牽連。

元朗襲擊事件當晚大批白衣人退守到南邊圍,在村公所前聚集。事隔數天來到,村公所的玻璃窗都用木板圍封起。

有村民帶我們入村,憶述當晚有很多穿白衣的陌生人在村內進出,懷疑這些人都不是村民。

她稱在襲擊事件發生前,不察覺村民間有討論,但在元朗一帶多次收到「溫馨提示」。

針對襲擊事件,有團體發起周六「光復元朗」遊行,有原居民擔心南邊圍村會被針對,殃及無辜村民。有村民稱,已購備乾糧,遊行當日留在家中以策安全,亦已提醒子女出入要多加留意。

南邊圍村原本有多個出入口。有村民指,星期日後其他門都已經鎖上,只剩正門可以出入。而村內亦安排有人通宵在門口把守,以防有陌生人出入。

Comment here

摩臣登陆

南邊圍村民憶述事前很多陌生人出入

【Now新聞台】元朗襲擊事件當晚大批白衣人在南邊圍聚集,有村民憶述當天很多陌生人出入,有原居民擔心有人發起光復元朗行動會令無辜村民受牽連。

元朗襲擊事件當晚大批白衣人退守到南邊圍,在村公所前聚集。事隔數天來到,村公所的玻璃窗都用木板圍封起。

有村民帶我們入村,憶述當晚有很多穿白衣的陌生人在村內進出,懷疑這些人都不是村民。

她稱在襲擊事件發生前,不察覺村民間有討論,但在元朗一帶多次收到「溫馨提示」。

針對襲擊事件,有團體發起周六「光復元朗」遊行,有原居民擔心南邊圍村會被針對,殃及無辜村民。有村民稱,已購備乾糧,遊行當日留在家中以策安全,亦已提醒子女出入要多加留意。

南邊圍村原本有多個出入口。有村民指,星期日後其他門都已經鎖上,只剩正門可以出入。而村內亦安排有人通宵在門口把守,以防有陌生人出入。

Comment here